雕塑雕刻

首页 > 雕塑雕刻 > 正文

北魏兴亡与尔朱荣—— 人物雕像之祭旗牺牲

2018年11月05日 热度:297 ℃

第三节 祭旗牺牲

除了河阴之变被集中屠杀的大批朝士以外,在尔朱荣及其家族发展壮大乃至逐步走向覆灭的过程中,还有许许多多的著名将领、义军领袖充当了尔朱荣及其家族势力的“祭旗牺牲”。

万俟丑奴(?-530),北魏人,鲜卑族,原为六镇起义军胡琛部将,胡琛死,继为首领。孝昌元年(525),率众攻泾州(治今甘肃泾川北),于黑水大败官军,击杀征西将军、西道都督崔延伯。建义元年(528),自称天子,置百官,年号神兽(或作神虎)。永安三年(530),为尔朱天光、贺拔岳所败,被执杀于洛阳。

邢杲(?-529),北魏河间鄚县人。初任幽州北府主䈬。曾率部曲以拒怀朔镇将葛荣、杜洛周。建义元年(528),率流民南下,据青州北海(今山东昌乐西反,众逾十万,称汉王,改元天统。败魏将李叔仁,挺进光州(治今山东莱州)。永安二年(529),与上党王元天穆战于济南,败降,被执送洛阳杀害。

纥豆陵步蕃,名或作步蕃,北魏河西人。为河西地方武装首领。孝庄帝永安三年,奉帝命与破落韩常袭败尔朱兆于秀容,直逼晋阳。尔朱兆召泾州刺史高欢破步蕃,斩之于秀容之石鼓山。

杨侃(约481-531),北魏弘农华阴人,字士业,杨播子,颇爱琴书,尤好计画。时播一门贵满朝廷,子侄早通,而侃独不交游,公卿罕有识者。亲朋劝其出仕,侃曰:“苟有良田,何忧晚岁?但恨无才具耳”。年三十一袭爵华阴伯。建义初,除岐州刺史。初为汝南王元悦骑兵参军,后为叔杨椿录事参军。时北地功曹毛洪宾反,乃募士卒三千破之。后雍州刺史萧宝寅反,又随尚书仆射长孙稚讨之。及北海王元颢入洛阳,诏行北中郎将。从孝庄帝徙河北,以破元颢有功,进爵济北郡开国公。时人多私铸饯,薄小,杨侃乃上奏铸五铢饯。荘帝将图尔朱荣,侃与内弟李晞、城阳王元徽、侍中李彧等,咸预其谋。尔朱兆入洛,侃时休沐,遂窜归华阴。普泰初,天光在关西,曾派遣杨侃儿子的岳父韦义远招慰之,立盟,许恕其罪。侃从兄杨昱恐为家祸,令侃出应,假其食言,不过一人身没,冀全百口。侃赴之,为天光所害。太昌初,赠车骑将军、仪同三司、幽州刺史。

杨昱(?-531),北魏弘农华阴人,字符略,杨椿子。起家广平王元怀左常侍。孝明帝时,奏劾领军元义,反为义诬告,查实得释。孝昌初,迁给事黄门侍郎。时北镇饥民达二十余万,奉诏使之分散于冀、定、瀛三州就食。随北海王元颢出讨关陇姜神达,除泾州刺史。永安二年(529),元颢引南朝梁兵入洛阳,庄帝以杨昱为南道大都督,出镇荥阳(今属河南),以击元颢,城陷,昱与弟弟的儿子五人均在门楼上。颢至,执昱下,责曰:“卿今死甘心不”?答曰:“分不望生,向所以不下楼,正虑乱兵耳。但恨八十老父无人供养,乞小弟一命,便是死不朽也”。元颢于是下令斩杨昱手下统帅 三十七人,皆令属兵刳腹取心食之。孝荘帝返回洛阳后,又恢复了他以前的官职。尔朱荣死了以后,杨昱为东道行台,拒尔朱仲远。尔朱兆入洛,昱还京师,后归乡里,亦为天光所害。太昌初,赠司空公、定州刺史。

杨津(469-531),北魏弘农华阴人,本字延祚,孝文帝赐改为罗汉。杨椿弟。孝文帝时屡迁直阁将军、岐州刺史,转华州刺史。孝昌初,除北道大都督,据守灵丘(今属山西)。杜洛周围州城,他尽力捍守,诏加卫将军。将士有功者,任津科赏,兵人给复八年。葛荣曾以司徒的官位来说服杨津入伙,津大怒,斩其使以绝之。自受攻围,经历三稔,朝廷不能拯赴,他手下的长史李裔引贼入,苦战不敌,遂见拘执。洛周脱津衣服置地牢数日,将烹之,诸贼还相谏让,遂得免害。杨津被杜洛周俘获以后,曾与李裔相见,当着诸贼帅的面,杨津复为葛荣所拘,直至葛荣被战败以后才返回洛阳。永安二年,兼吏部尚书。元颢内逼,荘帝将亲出讨,以杨津为中军大都督、兼领军将军。元颢败走以后,杨津先期入宿殿中,扫洒宫掖,并遣第二子逸封闭府库,各令防守。等到庄帝返回时,杨津迎于北芒,流涕谢罪,帝深嘉慰之,不久以杨津为司空加侍中。尔朱荣死后,庄帝又任命杨津本官为兼尚书令、北道大行台都督、并州刺史,委以讨胡经略,都督九州诸军事。永安三年(530),闻大将军尔朱兆入洛阳,相州刺史李神等议欲与杨津举城投降,津不从,与其子杨逸及兄子杨昱鸠率部曲,率轻骑望于济州度河,而尔朱仲远已陷东郡,所图不果,遂还京师。普泰元年(531),为尔朱世隆所杀。太昌初,赠大将军、太傅、都督雍州刺史,谥曰“孝穆”。将葬本乡,诏大鸿胪持节监丧事。

杨椿(455-531),北魏弘农华阴人,字延寿,本字仲考,孝文帝赐改。杨播弟。初拜中散,与播并侍禁闱。出为豫州刺史,转梁州刺史。从安西将军元丽平秦州羌吕苟儿、泾州陈瞻乱有功,累迁朔州刺史,转定州刺史。时定州军府兵少将多,乃表罢四军主帅。后以私造佛寺、役兵,为御史所劾,除名为庶人。复官后累迁雍州刺史,进号车骑大将军,迁司徒公。

元颢入洛,其子杨昱被擒。又椿弟顺,顺子仲宣,兄子侃,弟子遁,并从驾河内,为颢嫌疑。以椿家世显重,恐失人望,元颢未及加罪。时人助其忧,或劝椿携家避祸,椿曰:“吾内外百口,何处逃窜?正当坐任运耳”。荘帝还宫,椿上书,频请归老。诏听服侍中服,赐朝服一袭、八尺床帐,几杖不朝,乘安车、驾驷马,给扶、传诏二人,仰所在郡县,四时以礼存问安否。椿奉辞于华林园,帝下御座,执手流泪曰:“公先帝旧臣,实为元老,但高尚其志,决意不留,既难相违,深用凄切”。椿亦歔欷欲拜,帝亲执不听。赐以绢布,给羽林卫送,群公百寮,饯于城西张方桥。行路观者,莫不称叹。椿临行,诫子孙曰:“我家入魏之始即为上客,自尔至今,二千石方伯不绝,禄卹甚多,于亲姻知故吉凶之际,必厚加赠襚;来往宾寮,必以酒肉饮食,故六姻朋友无憾焉。国家初,丈夫好服彩色。吾虽不记上谷翁时事,然记清河翁时服饰,恒见翁着布衣韦带,常自约敕诸父曰:‘汝等后世若富贵于今日者,慎勿积金一斤、彩帛百匹,已上用为富也;不听兴生求利,又不听与势家作昏姻’。至吾兄弟,不能遵奉。今汝等服乘渐华好,吾是以知恭俭之德渐不如上也。又吾兄弟若在家,必同盘而食;若有近行不至,必待其还,亦有过中不食、忍飢相待。吾兄弟八人,今存者有三,是故不忍别食也。又愿毕吾兄弟不异居异财,汝等眼见,非为虚假。如闻汝等兄弟,时有别斋独食者,此又不如吾等一世也。吾今日不为贫贱,然居住舍宅,不作壮丽华饰者,正虑汝等后世不贤,不能保守之,将为势家所夺。北都时,朝法严急。太和初,吾兄弟三人并居内职。兄在高祖左右,吾与津在文明太后左右,于时口敇责诸内官,十日仰密,得一事不列,便大嗔嫌。诸人多有依敕密列者,亦有太后、高祖中间传言构间者,吾兄弟自相诫曰:‘今忝二圣近臣,居母子间难宜深慎之。又列人事,亦何容易?纵被嗔责,勿轻言’。十余年中,不尝言一人罪过,时大被嫌责。答曰:‘臣等非不闻人语,正恐不审,仰误圣听,以是不敢言于后’。终以不言蒙赏。及二圣间言语,终不敢辄尔传通。太和二十一年,吾从济州来朝,在清徽堂豫宴。高祖谓诸贵曰:‘北京之日,太后严明,吾每得杖左右,因此有是非言。和朕母子者,唯杨播兄弟’遂举爵赐兄及我酒。汝等脱若万一蒙明主知遇,宜深慎言语,不可轻论人恶也。吾自惟文武才艺、门望姻援不胜他人,一旦位登侍中、尚书,四历九卿,十为刺史、光禄大夫、仪同开府、司徒、太保。津今复为司空者,正由忠谨慎口,不尝论人之过,无贵无贱,待之以礼,以是故至此耳。闻汝等学时俗人,乃有坐待客者,有驱驰势门者,有轻论人恶者,及见贵姓则敬重之,见贫贱则慢易之,此人行之大失、立身之大病也。汝家仕皇魏以来,高祖一下,乃有奢淫骄慢,假不胜人,足免尤诮,足成名家。吾今年始七十五,自惟气力尚堪朝觐天子,所以孜孜求退者,正欲使汝等知天下满足之义为一门法耳,非是苟求千载之名。汝等能记吾言,吾五百年后终无恨矣”。椿还华阴踰年,尚书令尔朱世隆诬杨氏反,为尔朱天光所害,时人莫不怨痛之。太昌初,赠太师、丞相、都督冀州刺史。子昱。

李玚(484-528),北魏赵郡(治今河北赵县)人,字琚罗。延昌末,为司徒行参军,迁司徒主簿。时民多出家为沙门,因上言佛教为鬼教以贬之,后转尚书郎,加伏波将军。孝昌三年(527),募乡勇数百骑大将军萧宝夤镇压葛荣起义军,军中号曰“李公骑”,军机戎政,皆与参决。还朝除镇远将军、岐州刺史,不赴任,免官。武泰元年(528),大将军尔朱荣诛杀百官于河阴,遂遇害。

李苗(485-530),北魏梓潼涪县(今四川绵阳东)人,字子宣,梁尚书郎李膺子、宁州刺史李略侄。及略被害,苗年十五,有报雪之心,乃投北魏,仍陈图蜀之计。初从大将军高肇攻梁益州,为乡导统军,因世宗晏驾班师,苗报雪之愿未遂。后以客例除员外散骑侍郎,加襄武将军。苗有文武才干,以大功不就,家耻未雪,常怀慷慨。乃尚书肃宗皇帝(孝明帝)陈述南伐梁国、拓展北魏疆域的理由与策略,于时肃宗幼冲,无远略之意,竟不能纳。正光五年(524),二秦(指莫折念生起义)反叛,侵及三辅。时承平既久,民不习战,苗以陇兵强悍,且群聚无资,乃上书肃宗,请求速战速决。这一次,肃宗采纳了他的建议,于是诏苗为统军,与别将淳于诞俱出梁、益、隶行台魏子建。子建以苗为郎中,仍领军,深见知待。孝昌中还朝,除镇远将军、步兵校尉,俄兼尚书右丞,为西北道行台。孝昌二年(526),与大都督宗正珍孙平定汾州稽胡蠡升之乱,除司徒、司马,转太府少卿,加龙骧将军。建明元年(530),魏孝庄帝杀尔朱荣,荣从弟尔朱世隆拥荣部曲屯据河桥,进逼洛阳,李苗乃请以一旅之师,纵火焚断河桥,敌溺死者甚众。后以援军不至,战败,赴水死,时年四十六。帝闻苗死,哀伤久之曰:“苗若不死,当应更立奇功”。赠使持节都督梁、益、巴东、梁四州诸军事,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凉州刺史,河阳县开国候,邑一千户,赠帛五百疋、粟五百石,谥“忠烈候”。

苗少有节操,志尚功名,每读蜀书,见魏延请出长安,诸葛不许,常叹息,谓亮无奇计。及览周瑜传,未曾不咨嗟绝倒。太保、城阳王徽,司徒、临淮王彧重之。解鼓琴,好文咏,尺牍之敏,当世罕及。死之日,朝野悲壮之。及荘帝幽崩,世隆入洛,有人向世隆建义追夺朝廷给予李苗的赠封,世隆说:“吾尔时群议,更一二日,便欲大终兵士焚烧都邑,任其采掠,赖苗,京师获全。天下之善士也。不宜追之”。

李延寔(?-530),名或作延实,北魏陇西狄道人,字禧,李冲长子。少为太子舍人,宣武初袭父爵。孝庄帝即位,以母舅超授侍中太保,封濮阳郡王。后以太保犯祖讳,王爵非庶姓所宜授,固辞,改封濮阳郡公、太傅,出为东道大行台、青州刺史。永安三年,尔朱兆进入洛阳,庄帝被执,以延寔外戚,见害于州馆。出帝初,归葬洛阳,赠使持节侍中、太师、太尉公、录尚书事,都督雍州刺史,谥曰“孝懿”。

李神轨(?-528),北魏顿丘人,李崇子,袭父爵陈留候,,自给事中稍迁员外散骑常侍、光禄大夫。累出征讨,颇有将领之气。为胡太后所宠幸,势倾朝野,频迁征东将军、武卫将军、给事黄门侍郎,常领中书舍人。时云见幸帷幄,与郑俨为双,时人莫能明也。曾与都督子邕等攻讨相州刺史、安乐王元鉴,平之。武泰初,蛮帅李洪煽动诸落,伊阙以东至于巩县,多被烧劫。诏神轨为都督,破平之。尔朱荣之向洛也,复为大都督,率众御之。出至河桥,値北中不守,遂便退还。不久与百官候驾于河阴,为尔朱荣所害。建义初赠侍中、骠骑大将军、司空公、相州刺史,谥曰“烈”。

萧宝寅(486-530)(寅一作夤),南朝齐明帝第六子,字智亮,封鄱阳王。及萧衍攻克建康(今江苏南京),乃逃北魏。伏诉阙下,请兵南伐。除东扬州刺史,配兵一万,令据东城。正始元年(504),于寿春(今安徽寿县)败梁将姜庆真。后随中山王元英南下,遇水退兵,士卒多死,免官。后复用。正光五年(524),为西道行台出讨莫折念生,兵败。又以师出多年,屡见猜责,乃于孝昌三年(527)叛魏,杀关右大使郦道元,自称齐帝,建元隆绪。不久被尚书仆射长孙稚击败后,又投靠了万俟丑奴,为太傅。后为雍州刺史尔朱天光所败,彼执送洛阳,诏置板阖门外都街中,京师士女聚观,凡经三日。吏部尚书李神儁、黄门侍郎高道穆并与宝寅为旧交,二人相与左右言于庄帝,冀将救免,但荘帝还是听从应诏王道习的话,乃于太仆驼牛署赐死。将刑,神儁携酒就之叙故旧,因对之下泣,宝寅夷然自持,了不忧惧,惟称推天委命,恨不终臣节。公主(宝寅妻)携男女就宝寅诀别,恸苦极哀,宝寅亦色貌不改。宝寅三子,皆公主所生,并凡劣。长子烈,复尚(娶)明帝妹建德公主,拜驸马都尉,坐宝寅反伏法;次子权与小子凯射戏,凯矢激中之而死。凯的妻子为长孙承业女,轻薄无礼,建德公主数加罪责,凯内心里非常忌恨,再加上他妻子不间断地从中鼓动,天平中凯遣奴害公主,事情败露后,萧凯被轘(死刑的一种)于东市,他的妻子长孙氏被枭首,家遂灭。

崔伯凤(?-531),北魏清河东武城人,崔僧渊子。少习弓马,壮勇有膂力。初仕奉朝请,迁镇远将军、前将军,屡为将帅。孝庄帝末,尔朱兆蔻丹谷,与都督源子恭同战殁。

寇祖仁,名弥,以字行,万年人,尚书郎,曾任洛阳令,为阳城王徽所亲爱,一门三刺史,皆徽所引拔。永安末,徽避尔朱兆脱身南走,归命于弥,弥不纳,遣人加害,时论深薄之。后被尔朱兆悬首高树,大石坠足,捶之至死,时人以为立报。

葛荣(?-528),本为怀朔镇将,孝昌二年(526年)从鲜于修礼起兵,修礼卒,遂领其众。于白牛罗大破章武王元融,俘斩河间王元琛,乃自称天子,国号齐。次年攻陷殷州,克信都,俘元孚,占有冀州。建义元年(528年)克定州、沧州,擒斩广阳王元渊(深),旋并杜洛周军,乃据冀、定、沧、瀛、殷五洲地。复率军围邺,为尔朱荣所败,被俘遇害。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相关文章

北京工业大学附属中学低碳屋顶花园

北京工业大学附属中学低碳屋顶花园

鲁比克魔方代表无数可能性绘本元素给屋顶注入活力和灵魂活泼自然的造景手法寓教于乐的艺术景观空间让孩子们和花园产生属于自己的故事项目名称:北京工业大学附属中学低碳屋顶花园项目位置:北京朝阳项目面积:185...

【中华艺术宫 | 展览】“同道——邱瑞敏 吴慧明艺术研究展”11月9日开幕

【中华艺术宫 | 展览】“同道——邱瑞敏 吴慧明艺术研究展”11月9日开幕

绘画艺术是一种心灵升华的视觉体验绘画的不断创新是每个画家为之奋斗终身的历程11月9日起,“同道——邱瑞敏 吴慧明艺术展”将在中华艺术宫举行,并将一直展至2019年2月28日。邱瑞敏作品最富个性的特征体...

先睹为快“人工秦始皇陵地宫”

先睹为快“人工秦始皇陵地宫”

摄影有“虚、实”结合一说,没想到旅游也碰到相似情况。原来,曾经名声显赫的秦始皇陵限于各种原因,迄今尚没有挖掘,但根据司马迁对秦陵地宫的描述,陕西省在位于“千古一帝”秦始皇帝陵西侧大约2公里,建造了一个...

北魏兴亡与尔朱荣—— 人物雕像之英雄群雕

第二节 英雄群雕乙弗朗,北魏末上乐人,字通照。其先本东部少数族,后迁代,家上乐。少有侠气,在乡里以善骑射称。孝庄帝末,北边扰乱,乃避于并肆间,尔朱荣见面重之,以功封莲勺子。后隶贺拔岳,从尔朱天光西讨,...

专访艺术家郑路 | 沪申画廊个展“局现”新作亮相

专访艺术家郑路 | 沪申画廊个展“局现”新作亮相

以镂空文字雕塑为人熟知的艺术家郑路于上海沪申画廊的个展“局现”(Partial Phenomena)呈现了他近两年来的新作,不同于以往作品中对形式和美学的追求,郑路在现阶段将思考和创作的重心转向了事物...

高山: 用面塑展示济源文化

高山: 用面塑展示济源文化

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人         走进高山的工作室,记者被摆在柜子里的“面人儿”吸引了。关公像、红楼梦人物像、卡通人物像……每一个面塑作品栩栩如生。“这个面塑人物应该是王熙凤吧。”看着面前的面塑人物...